吾家小墨

热衷于写本丸日常的小透明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番外0.5)

        才第三章就卡文,我也很绝望啊。

        关键是第三章要修过才写得下去……

       那就先放个番外假装自己更新过了,躺回去慢慢改吧(咸鱼躺)(我也不想第三章就放番外摸鱼啊)

      姑获鸟的视角,姑获鸟的过去

      如果ok的话就开始吧。


       我是姑获鸟,这个阴阳寮的主力之一。

       平日里,除了和大家一起完成大人发布的日课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是大人特别给我布置的。

       就是随着大人去熟悉现世。

       我知道平安京对大人来说是另一个世界,但这个世界相对现世来说,虽然少了些东西,却不比现世差。

        所以我并不明白大人的用意。

       但是这是大人的要求,我无法拒绝。于是,每当日课完成后,我便会随着大人到现世去转转。

        忘了说,那时大人其实还是个国中生,在通过考核后已经是高二的学生了。

        我知道,现世的学习生活是很忙碌的,特别是像大人这样年纪的学生。可大人却是个静不下心来的主,趁着高二的生活还没有高三那么抽不出身时,赶紧跑到平安京来报了名。最后还成功入职了。

         当然,阴阳师也不是个容易的职业,先不说封印妖气有多么困难,光是讨伐八岐大蛇就能让大人累得站不起身。好不容易过了一关,只要稍加一点难度,大人又会在原地倒下千百次。至少在我来到这个阴阳寮之前,一直是这样。

         不过,就算再苦再累,大人也从不抱怨,从来都是笑着向我撒娇,说着大蛇又欺负她之类的一些小事。 大人是很要强的。

         除了要强,大人也是个愿意坚持的人。记得那时有很多阴阳师因为某些问题,或许是召唤不到喜欢的式神,又或许是受不住工作的劳累,都纷纷退出了平安京。但是大人不一样。就算召唤不到更高级式神,就算昨天不知第几次倒在大蛇面前,今天也能依旧笑盈盈的做着任务,从未提起过要离开。

         我曾问过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她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真诚。

        她说,她舍不得我们。

        记得雪女听到这话时,冰冷的表情有所松动,三尾狐更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舍不得离开,是她对我们的依赖,也是给我们的承诺。

         那次提问后,或许是为了守住承诺,大人工作更加认真了。随着等级的提升,在大人的努力修炼下,终于凝出了属于自己的灵体。不是从外界而来,完完全全,由大人创造。

         看着那点微弱的白光,大人笑得比觉醒了山兔还要高兴。

         “姑姑,你看!”大人激动地跑来,将它举到我眼前,向我邀功。

         我细细地观察着这个小小的光点。它很活跃,在大人的手心里乱窜,时不时发出一闪一闪更亮的光线。

        真是,还没有意识就与大人那么相像,等成型了估计是第二个大人。

        我轻笑一声,摸摸大人的头,给大人一个鼓励:“真棒,等它成了形,寮里又要热闹了。”

         “嘻嘻,有姑姑在,再闹的寮也能管好。”她摇着我的翅膀撒娇。

        “那就好好养着吧。”我带着大人走到樱花树下,看着大人为它收集灵力。

        “嗯,我一定会把它养到长大的。”大人抬起手,用灵力将光点围住。“它一定是个可爱的孩子。”

        就这样,大人的日课里多了一项新任务 ——为灵体收集灵力。做这份工作时,大人总会一脸认真。很快,寮里的式神都知道大人养了一只灵体。

       在知道的同时,大家也有猜测,这个灵体会长成什么模样。一时间,寮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然而大人对此并不知情,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随着灵体渐渐长大,有些式神还会在大人走开时,爬到树上去看看灵体成长到了哪一步。

       时间就在这期待中飞快地溜走了。

       大人升到了高三。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要去努力学习了,回头见~”  开学那天,大人背上书包,对着我们笑了笑,走向了学校。

       我们目送着大人离开后,都在纸上写下了希望大人早日归来的愿望。

       但高三的生活真的很忙,为了让大人跟得上节奏,大人的父母在周末给大人报了补习班,把大人唯一能来看我们的时间给占了去。

       我们的愿望离实现又远了一步。

       失望之余,大人时不时寄来的书信又给了我们希望。

       那是大人在空闲时间写的。信纸记录了些大人的生活琐事,还有对学习压力的小小抱怨。语气和向我撒娇时相似,却又有些不同。

      “或许是太累了吧。”我这么想着,默默为大人许了一个学习顺利的愿望。或许大人的成绩好了,就有空回来看看了。

       我把写着愿望的纸挂到了树枝上。

       系好纸片,我跳下了树。抬头望去,树上的纸似乎比以前多出了不少。看来,为了大人能够早日回来而去许愿的式神不止我一个。那就用心地继续祈福吧。

       说起来,大人放在树上的灵体已经有了人形吧?听山兔说,它长得有点像大人小时候。

        那真不错,大人听了估计又会说着些什么孩子就是要像阿妈的话了。

        我望着系满了愿望的樱花树,继续等待。

       但是,大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就连寒假也没有回来看看。

       等了大半年也不见主人出现,寮里一些小妖怪在完成日课后总会向我提问大人的去向。她们看向我时,眼里总会向流露出一种深怕被抛弃的神情。

        可我又何尝不是这样?为了安抚她们,我只能对她们说,让她们再等等。而她们,也是懂事的孩子,在明白我的困扰后不再来提问了。

        我们就这样等着,凭着大人给我们的那个承诺,坚持着。

        转眼,又是半年。

        大人对我说过,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一大群学生要通过一次考试,来决定自己今后的命运。今年,轮到大人了吧。

        要为大人祈福才行。我集齐了所有的式神,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们。樱花树下,当我提出这个消息时,大家都是一脸紧张,好像要参加考试的是她们似的。虽然事后三尾狐告诉我说我才是最紧张的那个。

         于是,在大人走后的这一年里,大家进行了第一次较为热闹的活动。

         因为没有多余的灵力,我们只好写在纸上。不过在看到樱花树上已经积累了几百张许愿的纸后,只好打消了再往树上挂纸的念头。

        最后,我们的祈福只好都写在同一张纸上。

       “没办法了,不知这样能不能达到祈福的效果。”雪女拿着那张写满祝福的白纸贴在了树干上,没有表情的脸上还是一片冰冷。

       “只能这样了,我也无能为力,除了拆去几个希望大人回来的愿望。”三尾狐靠在一旁的墙上,和我一样无奈地摇头。“要是真拆了,估计那些小妖怪又会眼泪汪汪的。不过……姑获鸟,你有什么看法吗?”三尾狐突然看向我。

       突然被点名,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等我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大家都盯着我看。

      三尾走到我面前,皱着眉头问到:“你不会真的没意见吧?”

       怎么会啊!给大人的祈福都写得那么随便,我怎么
可能没有意见!但是我们做都做好了,提意见也没什么用的。这样想着,我开口道:“说不定有特殊的效果也没数,先贴着吧。”

         “好吧。”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大家只好同意暂时贴着那张草率的纸。

         不过,它还真的为我们带来了特殊的作用。

          大人回来了。

          当我们把那张纸完全贴好时,一股熟悉的灵力突然出现在院子里。

           触碰到灵力波动,我勾起了嘴角,先跑到了门口迎接大人。
     
       离门口还有几米远时,我看到了大人的身影。蓝色的襦裙,浅黄的披肩,和平时坐在院子里完成日课时的装扮一模一样。

       看到我,大人露出了笑容,往我怀里一扑,蹭个不停。

        我静静的任着大人乱蹭,大人一定是在现世受了什么委屈,才会这样撒娇。

         蹭了好一会,大人才抬起头来看我。第一句就是“对不起,姑姑,我想你了。”
  
       看着大人快要哭出来的脸,我伸出翅膀,一把揉住。“没什么好道歉的,我们都知道,大人有自己的难处。”
         
        “真的?”她似乎不太相信。我只好先将她领进了院子。

        当大人踏进庭院时,式神们全围了上来,诉说着重逢的喜悦。

       但是这次,大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冲进式神堆里和式神们谈笑,而是缩回我身后,不住地道歉。

       我感到奇怪,但又不好直接提问,只好让式神们散开,带着大人回到房间里。

       泡好茶,我倒上一杯,递给她。等到她情绪稳定下来后才问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问完后,我看见她的肩膀僵了一下,才听到她的回答:“我忙着现世的事情,一年多没回来看过,以后还要接着忙,我觉得对不起你们。”说着,低下了头。

        原来是这样吗?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并不需要道歉呢。我笑笑,摸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的哟,大人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我们能够理解。”

        “诶?”她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姑姑不怪我真是太好了!只是……我还要回去继续学习,又有好久不能回来了。”笑容过后,失落的表情再次出现。
 
       “没事的。只要大人还记得有这个阴阳寮的存在,我们就满足了。不过现在,大人是不是该去安抚一下想您的孩子们呢?”我捂住嘴笑道。

        “啊!是诶!”惊呼一声,她赶紧起身,往主屋跑去。

        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我无奈地摇摇头。果然,大人还是个孩子呢。

        嗯,不知大人还记不记得她养在树上的灵体呢?我也站起身,走到院子里,去看望被遗忘了好久的灵体。

        爬到树上,第一眼就能看见它在枝头晃动。真的如山兔描述的那样,它的轮廓和大人有几分相像。

       它看见我向它靠近,赶紧扑过来,蹭蹭我。真是越来越像了。只是它的身形还较为模糊,大概是缺少灵力的关系吧。我接住它,笑着看它撒娇。要是大人看到她的灵体这般模样,不知会怎么想。

——————————————————

   诶呀好气啊写个番外都写不完,都那么多天了。
   老家没网好绝忘啊。
   关于这篇番外,因为是姑姑的视角,但正文是刀剑主场,都不知道要贴什么标签,只好厚着脸把两个都贴上了。
    至于正文也会快点放出来的。不过……这番外什么时候填坑就是个未知数了。(薛定谔的坑,薛定谔的我)

最后还是那句,文笔渣,求不嫌弃。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3


        讲真,姑获鸟从未见过像小霏雨这样又欧又脸黑的审神者。

        自那次初段之后,小霏雨在刀匠的指引下又进行了几次锻刀。本以为锻出像女孩子的刀只是个以外,却没想到这种“意外”是真实的。

       不管是all350还是all650,都只能锻出胁差,大太和短刀。而且只出鲶尾骨喰,小乱次郎。

       握着刚锻出来的胁差,小霏雨再次往姑姑怀里一钻。

       姑获鸟叹了不知道第几口气,安慰着接近崩溃的小姐。

       “好了好了,锻刀也是随缘的,小姐不必太过在意。”姑获鸟轻声哄道。

        “可是,我就是想要个哥哥呜QAQ……”小霏雨抬起头,湿漉漉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姑获鸟。

        姑获鸟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

        为了哄好小姐,姑获鸟思考了一下,问道:“小姐还记得要选初始吗?”

         “嗯?记得呀。姑姑要做什么呢?”小霏雨继续蹭着姑姑。

        姑获鸟取出一张不知从哪里得来海报,递到小霏雨面前,指着纸上的五个付丧神道:“看,初始刀里都是哥哥,至少小姐可以认得出来。如果小姐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召唤。”

         接过海报,小霏雨盯着那五位付丧神看了许久,手一垂,海报掉到了地上。

          “就算有海报也选不好呜……”小霏雨继续躺在姑姑的怀里撒娇。

          姑获鸟看着小姐像猫咪一样赖在自己怀里求摸摸的样子,只好无奈地笑笑。

          捡起小霏雨掉在地上的海报,仔细地看完每一位刀剑男士的自我介绍,又结合狐之助的推荐分析,姑获鸟圈出了几个认可的名字。

          “既然小姐选不好,那姑姑就替小姐做决定好吗?”姑获鸟收好海报,扶起了不肯起来的小霏雨,问道。

           见姑姑愿意帮忙做决定,小霏雨自然乐意,当即在姑获鸟的脸上吻了一下。“谢谢姑姑,姑姑最好了!”小霏雨摇着姑获鸟的大翅膀,满脸笑意。

          姑获鸟摸了摸被吻到的地方,轻笑一声。任着小姐在自己身边到处乱跑,姑获鸟用另一只翅膀发出了召唤。

         不一会,狐之助拖着三把刀剑出现在了本丸门口。

         喘着粗气,狐之助敲响了门铃。  三十七度高温还要工作,它现在大概是只假狐了。

        房间里,听到有狐敲门,姑获鸟拿出一把折扇,推开门递给狐之助,然后拿走了三把刀,关门。

        狐之助:……

        是让它自己打扇的意思么?

        回到桌子前,姑获鸟将三把刀整齐的摆在桌上,牵着小霏雨做最后的决定。

        “小姐你看,姑姑选好的都在这里了,现在小姐只需要随手拿一把输入灵力就好。”姑获鸟摸摸小霏雨的头发,指着桌上的三把刀说道。

         小霏雨点点头,闭上眼,伸出手,碰到第一把后输入了灵力,直到感觉樱花扑在脸上后才睁开了双眼。

         花雨中,一名披着白色被单(误)的付丧神缓缓转过身来。

         “我是山姥切国广,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也是在介意我是仿品吗?”他这么介绍自己。

        小霏雨抬着头细细打量着新来的哥哥。

       嗯……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皮肤很白,脸上却没有微笑。很漂亮嘛。但是……有点不对?

      小霏雨揉揉眼睛,继续盯。

      “唔……”山姥切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一把扯过被单遮住脸。“请,请不要这样看着我……您是在在意我是仿品吗?”

      “嗯?”被山姥切这么一说,小霏雨才回过神来。“没有啊,只是……我要叫你什么呢?”

       山姥切一愣,松开了被单:“什么?”一不注意,被单落到了地上,整把刀便露了出来。

       当姑获鸟看到他的全身时,总算明白了小姐的意思。

        他一头金色长发,与发色相同的睫毛比海报上的长了好。服装到是没变,但因为体型的变化而显得的大了些。当然,与海报上最大的不同就是有,胸!

        很明显,这就是个女孩子啊!

       于是,狐之助被姑获鸟黑着脸“请”进了屋。

        “我需要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面对狐之助,姑获鸟不客气地拿出了伞剑。

       “不,不是,这不关我的事啊喂!”狐之助看到姑获鸟用伞剑指着它,急忙抱住了头。

        “那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姑获鸟轻轻擦试着伞剑,一脸阴沉。“不是说刀剑全部男性化吗?那山姥切是怎么回事?”
        
        “这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刀剑男士一出生就转性的情况啊!”狐之助真觉得它来错了时间。

        “嗯?”姑获鸟勾起嘴角。

       “呀呀!我会向上级报告的,一定会有答复的。那,那就失礼了 ,我先走了!”见姑获鸟就要出招,狐之助吓得一溜烟,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切,跑得真快。”姑获鸟看了一眼窗台,收起了伞剑。不知道小姐会怎样伤心呢。

      摇摇头,刚要去安慰小霏雨,却听到小霏雨和山姥切谈话时欢快地笑声。也许是与小姐靠的近了,山姥切的声音也变成了女声。

       “明明很好看为什么要遮着脸呢?”

        “请不要夸我好看。”

         “哥哥是在害羞吗?”

         “没有,还有,不要叫我哥哥。”

          “就是在害羞嘛,嘻嘻,那就夸你可爱好吗?”

         “……不好。”

         “嘻嘻……”

         ……

       嘛……看起来不需要安慰了。姑获鸟却莫名的心酸。

      “小姐开心就好,只是要委屈山姥切做几天女孩子了。”

——————————————

嘿嘿,转性的被被真可爱。
此文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小小的高兴一下。
(期待争宠日常)(误)
      
      
其实我也不想短小的说

     

大概是这样吧(捂脸)

笙漪:

【。

宵旬:

嗯...是这样才对

记得看p2,那里有你们的小女神

带着刀刀打农药4


          经过papa的关爱(打击)后,第四局审神者毅然选择了不带papa上阵。(然而papa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哪里做的不好,一脸委屈地扫地去了。)

          出阵前,本来还想好好选同伴的审神者在战队队长的哨音下急急地随手抓了一把刀,看都没看就跑了出去。 直到开局,审神者才发现,自己似乎带了个麻烦出来。

          输入灵力,刀显出了人形,一身雪白的付丧神欢快地在泉水里跑来跑去。

           审神者:……

         麻麻我后悔了。

         “主上,我们要干啥来着?”某鹤跑完之后回到审神者旁边,才想起要问出门的目的。

          “出阵啊。”审神者无奈地把头一歪。

          都来峡谷那么多天了还不知道要干啥,估计是在忙着搞事吧。

           搞事搞事,整天就知道搞事。但是,为了战队的荣耀,审神者收回了即将发出的白眼,仔细地为某鹤讲了峡谷的规则。

            讲完后,审神者把鹤球往中路一推,再往上路跑去。

            (审神者完成每日一推和每日一跑)

           被赶去中路的鹤球一脸兴奋,王者峡谷如此悠闲,很适合搞事!于是在中路跑了一趟就往野区钻。

            很巧,蓝爸爸刚好出生。

         某鹤往墙里一翻,试图和蓝爸爸套近乎。“我叫鹤丸国永,今天第一次来这里,听主人说你有很好的补蓝效果,不知能否让我打几下?”说着拔出了刀。

         蓝爸爸:……mdzz

         “看招吧!”某鹤砍向蓝爸爸。

         “蓝是我的!”一到红影蹿过,劫持了蓝爸爸。

         某鹤呆呆的望着远去的身影,思考了一秒,决定追上去。

         于是某鹤喊着 “放下那个蓝!”追着韩信到了敌方的泉水里。
        

         系统:鹤丸国永击杀韩信

         韩信:为毛他不会受到伤害啊喂!
        

韩信复活

       为了探究为什么鹤球不会受伤这个未解之谜,韩信决定中路拦截某鹤。

       中路,两大搞事爱好者撞上了。

       “喂,你到底是什么种族的?”韩信用枪拦住某鹤。

       某鹤看着韩信表示无所畏惧,还笑着上前拍拍韩信的肩,道:“你猜啊。”

       韩信:……我好像碰到一个比我更会玩的大神

       “告诉你也不是不行啦,只需要你的配合就好(。・ω・。)。”鹤球继续拍肩。

        “想要我做我军的叛徒吗?”韩信突然严肃。

        鹤球还他一个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顺便指着下路的庄周道:“那位的坐骑好像挺好玩的,我听你队友说你很擅长偷那个,所以来找你合作。”说着金色的眸子里还bulinbulin地闪着星星。

         韩信扭头一看,今天的鲲还是那么的蓝。

         然后两人愉快地击掌合作了。
        
        

开场十五分钟,中路团战

          上路,审神者专心地辅助队友,在放出几个技能后回头一看,感觉有点不对。连忙数己方人数,结果只数出四个。

          鹤球人呢!?

         这时,敌方队似乎是忘了要关掉公开,信号里传来一句骂“韩信庄周在干什么呢!?”
 
         审神者打开地图,一眼就看到鹤球和韩信在下路围攻庄周。

         好像明白了什么。

         审神者决定@扁鹊。

         不一会,系统播报战况:扁鹊击杀韩信。

         审神者一脸冷漠,用手指掏了掏耳朵。哦,鹤球又跑路了。

         开启回城,审神者不打算再管这事,给那只搞事鹤一个教训也好。

         但正当审神者要传送完成时,一只白鹤从身后大喊一声窜出,把审神者吓回了传送前。

          “哎呀吓到了吗?抱歉抱歉~”某鹤见审神者真的被吓到,直接把鲲一扔,赶紧道歉。

           等等,鲲!审神者更惊恐了。

           某鹤见审神者直直地盯着鲲,以为审神者对着条大鱼有兴趣,抱起递到审神者面前。“韩信说这种鱼烤着很好吃,也很听话,主上想吃还是想养都可以!”某鹤笑得一脸灿烂。

         听完鹤球的话,审神者用手捂住脸尖叫道: “……赶紧给我还回去啊!”韩信到底给鹤球灌输了什么奇怪东西啊?!

         结果还没喊完,就被一瓶风油精给砸了。

         系统:扁鹊击杀孙膑

         审神者泡在泉水里沉默。

        最后,审神者发起了投降。

        全队除了不懂什么是投降键的鹤球全部赞成。

        我方水晶自动炸毁,此局失败。

       

       

        走出大厅,审神者鬼畜一笑,一把抓住来不及逃跑的韩信,叫上鹤球一起教做人。

         然后左手拖韩信,右手推鹤球,去庄周家赔了一个下午的罪。

         所以说千万不能让鹤球和韩信接触。

         审神者如是想。
    
       韩信却觉得自己更加冤枉,明明是鹤球先来找他的(ಥ_ಥ)

————————————————————

又写好一篇。
感觉文笔越来越差了(婶婶式捂脸)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事我弟的脑洞。他看完我前几篇后告诉我的。
是个人才。
可以考虑拉进同人坑啊233
最后心疼我弟脑洞里的韩信一秒😂

终于等到你(喜极而泣)(我第一次挖穿五十层诶好激动的说)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2

          距狐之助来访一个月后,姑获鸟终于抱着大小姐出现在了本丸门前。

          为了小姐的安全,在这一个月里,姑获鸟跑遍了政府的所有部门,察遍了关于本丸的所有信息,确定安全后才带着小姐前来入职。

         虽说这是姑获鸟的警惕心可以理解,但却苦了狐之助和所有的部门主任,每天都要被问话和暗中观察。

         现在,姑获鸟敲响了本丸的大门,大家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姑获鸟大人!”趴在门口的狐之助远远的看见姑获鸟往这边走来,立刻起身迎接。等姑获鸟走到跟前时,才道一声:“请大人随我熟悉本丸!”说着,率先跑进了身后的和风建筑。

         走进本丸,姑获鸟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小姐随着狐之助到处转转。

          手合场,马棚,田地,庭院……这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场景,当它们按政府的规定组合在一起后却形成了一个有序的生活环境,这一点让姑获鸟很满意。

          “好了,姑获鸟大人,请让小姐选择初始刀吧。”不知不觉,已经转遍了本丸。走回主厅,狐之助拖出了五把打刀,放在桌上,让小霏雨选择。

           “诶?是选第一个哥哥吗?”小霏雨在姑获鸟的允许下仔细地观察每一把刀,看看这把,又放下了。拾起那把,却迟迟不做决定。

         过了好一会,见小霏雨还是没有选好,狐之助只好出声提醒: “初始刀的选择可以不谨慎,毕竟都是些普通的刀,随时能够捞回来。当然,也可以用锻的。”

          “呜……好难选啊……”小霏雨像是没听到狐之助的话,依旧纠结地看着桌上的刀。

           被无视的狐之助无奈地跳上桌,再次提醒道:“选初始刀真的不必纠结,凭第一感觉就好。”

           “啊?你不是说可以锻的吗?我选不好啊,可以用锻刀来决定吗?”小霏雨把头一扭,不再看刀。转身向狐之助请求。

          见小霏雨终于出声,狐之助只想白眼一翻。原来您听得到啊喂!但它作为一只有素质的狐之助,还是要认真为主人解答难题。狐之助一甩尾巴,道:“当然,不能。”

           听到狐之助的回答后,小霏雨的情绪可见地低落了下去。“原来不行啊,那刚刚的问题真是失礼了。”说完,扑进姑姑的怀里求安慰去了。

            抱起小姐,姑获鸟用她宽大的翅膀轻轻地拍着小霏雨的背,安抚的同时有朝狐之助甩去几个眼刀。

           “噫!”狐之助吓得瑟瑟发抖,护崽的姑获鸟真可怕!为了自己的安全,只好屈服了……憋回眼泪,狐之助悄悄地靠近小霏雨,趁姑获鸟不注意,飞快地拽了一下小霏雨的裙摆。

           注意到衣服被扯了一下,小霏雨转过头去,只见狐之助摇着毛绒绒的尾巴,讨好的笑道:“当然,小姐也可以选择先锻初锻刀,再回过来初始刀。”

           听到狐之助的妥协,小霏雨又露出了笑容。接着,往姑获鸟的耳边说了几句,姑获鸟便收起了眼刀,抱起小霏雨走向锻刀房。

            狐之助见姑获鸟走远,才急急地站起身来,撒开小短腿追了上去。

            “等等我呀大人!我还没教小姐如何锻刀呢!”狐之助边跑边喊。

            本以为在没人指导的情况下小霏雨会炸了锻刀炉,结果,等到狐之助跑到锻刀房时,计时器已经挂了起来。小霏雨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

           “姑姑姑姑,这样真的能带来哥哥吗?”小霏雨指着计时器上的剩余时间,一半兴奋,一半疑惑。

           “当然了,这里可只能锻出哥哥,能不能带来姐姐还是个问题呢。”姑获鸟摸摸小霏雨的头,和她一起等待。

           “……又被无视了啊。”狐之助停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还真不知道姑获鸟对它的敌意是从哪来的。

           于是,狐之助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等屋内温馨的气氛淡了一点时才进去。“小姐,给你。”走进门狐之助叼出一张加速符,放到小霏雨手上。“这张符可以帮助刀剑瞬间成型,快贴上吧。”
          
           “谢谢。”小霏雨接过加速符,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贴了上去。

“如果真的能让哥哥立刻出现,我希望是个能和我一起玩耍的哥哥。”望着贴了加速符的计时器,小霏雨合十双手,说出自己的期望。

        加速符在计时器上立刻生效, 一朵半开的樱花落到水面上,召唤出的花雨带来了一个橘色长发的付丧神。

         “我叫乱藤四郎,你,要和我一起……诶诶主上你怎么了?!”站在花雨中的付丧神才介绍了一半,就看见自家主上一脸委屈还努力地保持微笑,担心之下跑出了花雨的范围。

         小霏雨懵懵地站在原地。等等,说好的哥哥呢?

         一旁的姑获鸟用翅膀扶了一下额头。真是……小姐这毛病估计没救了。

        叹上一口气,姑获鸟上前拉开了在小姐眼前晃来晃去的付丧神。“你叫乱藤四郎是吗?那个,小姐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先去休息吧。”说着把乱带到了门外。

        回到房间,姑获鸟拿出了更多的资源,安慰自己的小姐道:“不气不气,这很正常,初锻刀是乱很正常,我们换一种公式试试?”

         小霏雨抬起头,总算平静下来。接过姑获鸟手上的资源,加上灵力后塞进了炉子。

         二小时三十分

         围观的狐之助瞪大了眼。第二把就是大太刀也太欧了吧!为了看看小霏雨欧到了何处,狐之助又奉上了一张加速符。

          还是一阵樱花雨飘过,不过出现的付丧神不同。这次,是一位身形较为高大的刀剑。
         
          小霏雨努力地踮起脚,想要看清这次的哥哥是什么样的。

           樱花散尽,一身和服,戴着花魁头饰的付丧神出现在视线中。

           “你好~我是美人次郎哦~”

            “……”小霏雨沉默了。
         
           下一秒,姑获鸟怀里钻进了一个团子。
         
            “呜呜呜呜呜哇——”(不是说好都是哥哥的吗——)小霏雨委屈的蹭着姑姑。
  
           姑获鸟也一脸黑线。小姐的毛病还真是发展到了一种神奇的境界……

           小霏雨不停地蹭,姑获鸟也只好不停地哄,等到小姐再次平静是,次郎早已半醉在角落里。

           “算了,小姐,先送哥哥回去吧。”姑获鸟扶起了次郎,对小霏雨点头。

            “好的。”接受了事实的小霏雨拉开了门,带着乱先回主屋去了。

            看着小姐走远后,姑获鸟尽力的把次郎拖出房间。

           好沉。

           话说大人您给小姐遗传了个什么神奇的血统啊!姑获鸟只想对着天空大喊一声。虽然大人并不能听到。



锻刀房里

        “又被无视了呢。”狐之助无奈地摇摇头。

——————————————————

天哪终于写好了 ,感觉自己是条咸鱼了。

文笔依旧渣渣渣呢。

更新慢到怀疑人生。

还有,小霏雨的毛病就是特别招小姐姐大姐姐 ,做阴阳师的时候这样,做审神者也是这样。

就这么设定了

      

司狼神威-某沼民:

我懂了,像我这样的小透明那就先避避风头吧(趁机偷懒)以后有缘再见。

庆杯:

虽然我是个小透明……但是既然如此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停更复习考试了?
要不然我搞个微信公众号然后再那上面更新?
不过会有人追到微信上吗………要是没有的话,微信公众号弄起来似乎还很麻烦呢ORZ……
小天使们给点意见?要是答应我可以追到微信上的请评论吧,怕麻烦打个数字就行,我看看人数再说╮(╯▽╰)╭

带着刀刀打农药3

          今天的审神者好像忘了要吃药,刚起床就往石切丸那里跑。一瞥到绿色的衣角,想也不想就拽了上去。
          “papa啊!求您带小云雀上阵吧!机动性真的是硬伤啊!”审神者泪流满面,手上牵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小云雀。
           “……主上我跑得动。”石切丸表示冷漠,并且对和自己相处了几个月的小云雀表示冷漠加一。
          机动13你跟我杠你跑的动?审神者擦干眼泪,完全不信。
           “呜哇我这次要玩射手,跑得并不快,papa您要为我的生命保驾护航啊!(所以带上小云雀吧)”
           石切丸拉回衣角,应道:“我会尽全力保护主上的,所以放开我好吗?”说着看向了不给衣角就抱大腿的审神者。
          “不好!”审神者不听,继续抱。“(所以说带小云雀上阵吧!)”
          最后,石切丸在早餐前把审神者拖回了屋子,并且在出征前和咪酱一起教育了审神者一顿。

饭后
      
       审神者牵着小云雀出门了。
        审神者把小云雀塞给papa了。
       papa拒绝了。
       审神者又扯上papa的衣角了
        papa又拒绝了。
       审神者泪奔了。
      审神者牵着小云雀先跑去排队了。
       papa只好望着审神者的背影加快速度。

战场

         papa被迫骑上了小云雀。
         一旁的关羽感觉找到了同类:“大兄弟,你的马什么品种的?”
          papa:“……”
         这是 政府出品,审神者相赠,本丸机动最快的小云雀。
          “好了好了,papa你去下路守塔,宝宝先去浪了~”审神者推开关羽,吩咐道。
           今天审神者选了元芳。没有理由,就是看上了元芳的腿短跑得快,脸圆能卖萌。
           “然后中路还是我的!”审神者蹦蹦跳跳地往中路跑。
            papa静静地目送走了审神者,听话地往下路走去。没错,是走过去的。小云雀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跟着papa。它好像被嫌弃了哦。
            一分钟过去了。papa经过了自家的高地。
            三分钟过去了。papa经过了自家二塔。
            五分钟过去了,papa终于到了一……诶不对,是一塔的碎片旁。
             队友信息:我去那个绿衣服的在干啥呢!
             关羽:叫我干啥?
             队友:没叫你!
             papa:……
             最后还是骑上了小云雀。

中路
            审神者正在被追杀中。
             “我去你们三个人追我一个好意思吗?!”审神者撒开小短腿拼命地跑。
             “元芳不许动!小心你的工资评定!”审神者身后的狄仁杰边追边扔令牌。
             审神者躲开攻击,完全不理会狄仁杰的威胁“我说大兄弟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谁是你家的密探啊!”本事来抓她。
              “工资扣光!”狄仁杰气得甩出五张令牌。
               当然,让审神者给躲过去了。
               “诶呀,还是让妾身来吧。”貂蝉向审神者冲去,顺手扔出一朵莲花。
               审神者没来得及开溜,瞬间被莲花扣去剩余的大半血条。本来已经半残的都的审神者只剩了一丝血,但是还活着。“我逃脱了哦~貂蝉姐姐我们一会见~”审神者笑着冲进一塔,还没碰到血袋,一颗炮弹就炸了过来。
               系统:鲁班七号击杀李元芳。
               审神者:mmp的怎么又是你!

等待复活中
              审神者:papa你骗我!说好的保护我呢?Q_Q
               papa:……
               审神者:呜呜呜呜呜呜……
               papa:……
               审神者:楞在那干啥勒,还不来中路保护本仙女Q_Q
               papa:哦。
               系统:李元芳复活。

               审神者一撩头发:“papa我们走!”
                papa:“……”
                于是审神者多了一个保护神。

团战时
             审神者在papa的保护下,再也没有死亡,但也没有再收割到人头
              “没事的 有得必有失,不生气……”审神者看着papa一刀下去对面血少一半,两刀下去死一片,欲哭无泪。
             系统:石切丸五杀达成。
             石切丸:多谢夸奖。
             审神者:papa真棒。
             队友:我们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自己只有助攻的战绩表流泪)
            

             收好金币,papa将审神者拉上马,直达敌方水晶。
             “主上,请吧。”
              “啥?”审神者蒙蔽。
             “拆水晶啊。”石切丸在水晶前停下。
              审神者蒙蔽的拽着飞镖拆起水晶。
             “为什么要我来啊?”审神者问道。
             石切丸回答:“因为您到现在还没有打倒一个人,水晶让您来拆应该会有些安慰。”
              审神者:……
               先跟你说好,就算我拆了水晶我也不会高兴。除了人头。
            

               系统:我方胜利。
               审神者:这大概算得上是美好的一天……吧。

               敌方队:你开心就好……
              

审神者:或许下次不该带papa出来。

——————————————

嗯——这篇写得好渣……人设好像崩了"(ºДº*)
求不嫌弃吧。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1)

大概无cp
人物性格控制不好,会崩。
日常向
文笔渣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求不嫌弃         

          

          待客厅里。
           姑获鸟手持狐之助送来的文案,静静地盯着狐之助,并且越盯越狠。
           这是一封来着时之政府的审神者入职邀请。当然,并不是邀请她,而是她代替阴阳师大人照料了三年的大小姐。
           说真的,她本来还是很平静的,但是一看到审神者需要上战场时,脸色就沉了下来。她家小姐还那么小,政府就那么狠心让她去与溯行军战斗,那小姐长大了岂不是更惨?
             狐之助被盯得瑟瑟发抖,刚想解释成年了才是上战场的时候,姑获鸟就开口把它堵了回去:“不要告诉我什么成年不成年的,小姐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孩子。”
            狐之助顿时无言。好的您开心就好,您说什么都对,求您把伞剑收回去好吗?邀请您家大小姐的真的不是我!
            姑获鸟深吸一口气,把文案还给了狐之助。“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说着,收起了伞剑。
            眼看着任务就要失败,狐之助急得直扒桌子,却又在姑获鸟的注视下讪讪地停爪。
            但是!为了奖金假期,狐之助跳下桌,紧紧抱住姑获鸟的腿,冒死开口说到“那,那个,请听我说几句!”
            姑获鸟一把抓下狐之助 ,拎着它出了屋,准备送客。
            狐之助的爪子在空中扑腾了好几下也没能摆脱控制,只好急急地叫到:“政府可以让你家小姐正常生活!!”
            听到这话,姑获鸟一惊,忙看向正和萤草玩耍的小姐。见她们并没有发觉什么,才把狐之助扔回房间,顺便锁上了门。
             “说吧,你所有知道的事。”姑获鸟悄悄取出伞剑,准备在不对的时候一招灭口。
             狐之助警觉地向后退一步,却没有点破,老实地将自己知道的事全盘托出:“其实在来之前政府就查过小姐的身份,但结果却出人意料。大小姐是在三年出现的,但这座阴阳寮的阴阳师大人也是在三年前突然离开,据说是现世出了很重要的事,要亲自前往解决。这原本没什么,阴阳师回到现世办事只是件平常的事,平安京也懒得去管。但阴阳师大人一去就是三年,既没有辞职,也没有向上级汇报,只留下一个莫名出现的大小姐,和突然全部六星满级的你们。这只能说明阴阳师大人想把阴阳寮交给未来的大小姐来管,在这之前,你们要照顾好你们未来的新主人。姑获鸟大人,我说的对吗?”
          在狐之助的描述下,姑获鸟轻叹一声,坐了下来。
          狐之助说的没错,她们的大人确实离开很久了。大小姐,是她唯一留下的记号,也是她们的希望。
          “所以?”姑获鸟将伞剑握得更紧。狐之助知道的事太多了,若是告知平安京的那些人,那小姐就危险了。
          不如灭口。
           “呜哇请冷静下来,我还没有说完!”看到伞剑即将飒出,狐之助急忙用爪子抱住头。
          “嗯?”姑获鸟微笑地看着它。
            您别笑了好吧?!我看着很怕啊!狐之助在内心咆哮。但屈于姑获鸟的伞剑,不敢真的说出来。
            “我不会说出去的!政府也有规定要对审神者的身份保密,您可以放心了?”狐之助感到委屈。“而且政府对审神者的种族和出身都没有太大的要求,只要有灵力,并且品行端正就可以入职了,怎么看比平安京的门槛要低吧……”见姑获鸟有些松动的痕迹,狐之助赶紧推销起自家政府的好处。
             “而且政府对全职的幼年审神者开放最好的教育课程,保证比现世的还要好哟!”狐之助继续抛出好处。
              “真的?”听到入职就能让小姐上学,姑获鸟的意志便动摇了大半。
            有戏!狐之助的笑容更深了。“自然是真的,我可以保证!那大人的决定是什么呢?”说着,又拿出了入职合同。“如果确定的话请签名吧!”
           “啧。”瞟了一眼合同,姑获鸟没有任何表态。
           “所以您的选择是?”狐之助继续问到道。
           “我听小姐的。”姑获鸟表示冷漠。
            真会玩!听了姑获鸟的回应,狐之助一脸黑线。谁不知道小孩子听大人的话是自然的事,更何况是个特别听大人话的孩子?只要姑获鸟往小姐那一说,保证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姑获鸟。
            擦完黑线,狐之助继续爬起来战斗:“那您不去和小姐商量一下?”狐之助感觉自己的拐骗技能越发不好用了。
           姑获鸟松开伞剑,往屋外走去。“我自有决定,不劳烦你了。”
           所以呢?算同意吗?狐之助把头探出门,想看姑获鸟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姑获鸟走到樱花树下,抱起滚在地上的小姐,轻轻地问道:“小姐觉得姐姐好还是哥哥好?”
           看到这一幕,狐之助一脸蒙蔽。好好的提什么喜欢哥哥还是姐姐?
           “诶?姑姑为什么要问这个?如果要选一个的话,我还是喜欢姐姐吧。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诶……”小霏雨任着姑获鸟帮她擦去脸上的尘土,思考了好一会才出声。
           听到小姐的回答,姑获鸟莫名一阵愧疚。虽说小姐招小姐姐的体质并不是她的错,但是在这个寮里待了那么久却不能让小姐知道“哥哥”是种什么生物,作为这个阴阳寮的代理妖,姑获鸟还是感觉自己十分失职。
           摘完粘在小姐头发上的草屑,姑获鸟决定继续问下去:“那小姐想不想去上学?”
           “是像隔壁的那几位一样吗?”因为出身问题,小霏雨并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去正常上课。现在被姑获鸟一提醒,眼中又冒出了一颗又一颗闪亮的星星。
            姑获鸟扶着被星星闪到的脑袋,愧疚感再次加深。“小姐可以去上学的,但是要答应姑姑一件事哦。”
            “什么什么?”小霏雨抱住姑获鸟的大翅膀摇啊摇,不停地撒娇。
            “那就是去另一个‘阴阳寮’住几天,哦,那里还有好多哥哥。”本来还有所犹豫的姑获鸟在自家小姐的撒娇卖萌下立刻做了决定,只要小姐喜欢,去哪里都没关系。
            躲在门后的狐之助默默奉上膝盖,没想到姑获鸟才是那个最会骗小孩的,才几个问题对方就上钩了。
            听到有哥哥在,小霏雨立刻妥协了:“我同意!那姑姑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过几天姑姑就带你去,先去玩吧。”既然小姐都同意了,那就去吧。姑获鸟放下小姐,走回屋子。
             门后,目睹了商议全过程的狐之助只想一倒“就,就这样?好容易的感觉……”
           “不然呢,你想如何?”姑获鸟把门一推,狐之助就这样滚了出去。
            “诶呀,还真的倒了呢……呐,合同我放在桌上了,大人签名吧!”知道事情成了,狐之助立刻爬起来,感觉之前收到的压力全部消散。
            姑获鸟拿起笔,刚要签字,却又放下了笔。“你先离开吧,过几天我会亲自到政府去签剩下的合同。”
            戒心太重了吧!刚要欢呼回家的狐之助又焉了下来。但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人家的地盘啊……
           走出阴阳寮的大门,狐之助甩甩脑袋,安慰自己不要丧气。反正合同已经留下了,总会成功的。不成功又如何呢?政府总不能扣它的工资吧。
        
  

与此同时,同样目睹了姑姑和小姐商议的萤草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算了,”萤草摇着手中的蒲公英,继续和小姐玩耍。“要是有人想对小姐不利,叮他就好了。”

来自六星草爸爸的威压。
 ——————————         
嗯,第一次写长篇,我的文笔真的不好吧。但还是厚着脸发上来了,求不嫌弃。

因为本人是婶婶又是阴阳师,想想两家的日常都很可爱就想写一篇集合,文中的婶婶是本人的大女儿(捂脸)。其实标题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就是用女儿的名字随便起的(起名废伤不起)

这篇文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写好它,有不对的地方也会改的。

大概就是这样吧。

家长组好可爱啊姑姑一期一起带孩子(。・ω・。)ノ♡

花哔:

刀阴哈哈哈明信片的转发抽奖,地址在微博:http://weibo.com/5548552908/F91YDCL9o?ref=home&rid=0_0_1_3071576922946570437&type=comment#_rnd149813180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