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小墨

热衷于写本丸日常的小透明

带着刀刀打农药2

          获得首胜后的审神者感觉就像打了鸡血,把清光光送回家后带着长谷部去排位接着浪。嗯,出门时还带了墨镜装×
          排队匹配前,长谷部显然还不适应峡谷的打法,于是向审神者打听。审神者一推墨镜,甩给长谷部一张地图:“别说话,把地图背熟了。只要确保你能听见我的求救能随时来救我就好,剩下的打野还是杀人都随你啦。”
          长谷部把地图一收:“遵从主命!”
         

          开场,系统: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审神者把长谷部往上路一推,示意道:“去浪吧孩子!不要怀疑!”
          “是。”遵从主命的长谷部听话的到上路拆塔去了。
          于是审神者中单。
          大概是匹配到了新手刷排,审神者刚拿到大招就收获了双杀。
          人头虽好,但是少了蓝什么都拿不到。审神者憋屈地看看见底的蓝条,又看看被强制性封印的技能,决定去打个蓝爸爸。
          蹦蹦跳跳地赶到蓝爸爸的家,四下看看,没人,很好。审神者稍稍休息了一下,一个二技丢过去,又放了个一技,反复几次,眼看着蓝爸爸就要到手了,眼前闪过一道红影,蓝爸爸不见了。
          wc有人绑架蓝爸爸了!这是审神者的第一反应。我去你妹的韩跳跳!这是审神者的第二反应。
          审神者气得跺了一脚。刚想回泉水回蓝,韩跳跳的枪又在眼前出现。
           长能耐了是吧?看她半残就想回来拿人头?审神者瞪了韩信一眼,朝着上路方向大喊一声:“hsb有人要杀我!”
           刷——
           审神者成功召唤长谷部。
           韩信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审神者就抓住长谷部的衣角告状:“hsb,就是这个人欺负我!”
          长谷部目光一寒,拔出了本体。“就是你要杀我家主上?”说着手中的刀就要落下。任何想对主上不利的人都去死吧。
          被长谷部的杀气吓到的韩信很慌,一下就跳了出去,果断跑路。长谷部对审神者点了一下头,追了上去。
         最后,作死的韩跳跳还是没能跑过长谷部,被长谷部压切掉了。
         系统:(压切)长谷部击杀韩信。
         压切完韩信,长谷部问审神者:“主上是缺蓝吗?”                 
         难道hsb要给给宝宝打蓝?审神者想了想,回答:“嗯,我缺。”
         “我刚刚看过了,对面的貂蝉有个蓝,我要为主上去拿来吗?”
         ……你赢了。审神者扶额叹息。“你的思想很危险啊hsb,这话是谁教你的?”
         “自然是队友。”
         好的我知道了。等会就举报他带坏刀子。“蓝的话我可以回泉水恢复,hsb还是小心点吧。”还是保命要紧啊,审神者可不想自家刀子为了一个蓝而丧命。
          “是。”被关心的长谷部飘起了樱花。

          不过呢,貂蝉在团战的时候还是被长谷部干掉了,美其名曰为主上扫除一切危险。

          貂蝉:mmp我得罪谁了我?
          长谷部:你威胁到了主上,我不得不消灭你。
          韩信:我再也不敢反野了!
          审神者:知道就好。(有刀撑腰的感觉真好)

————————————

第二波也写好了,可能会写一个系列吧。

这次打韩跳跳是有原因的,谁叫他老是来反我家的野还想杀我→_→(小心我叫我弟揍你)

貂蝉也是莫名恐惧,每次都开大先弄死我,我脆皮怪我咯?

hsb还是很可靠的,所以叫他来给我复仇吧。(感觉这段子集又可以叫复仇记了)

下次写谁没数,想到谁写谁,无所畏惧。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