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小墨

热衷于写本丸日常的小透明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1)

大概无cp
人物性格控制不好,会崩。
日常向
文笔渣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请往下看,求不嫌弃         

          

          待客厅里。
           姑获鸟手持狐之助送来的文案,静静地盯着狐之助,并且越盯越狠。
           这是一封来着时之政府的审神者入职邀请。当然,并不是邀请她,而是她代替阴阳师大人照料了三年的大小姐。
           说真的,她本来还是很平静的,但是一看到审神者需要上战场时,脸色就沉了下来。她家小姐还那么小,政府就那么狠心让她去与溯行军战斗,那小姐长大了岂不是更惨?
             狐之助被盯得瑟瑟发抖,刚想解释成年了才是上战场的时候,姑获鸟就开口把它堵了回去:“不要告诉我什么成年不成年的,小姐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孩子。”
            狐之助顿时无言。好的您开心就好,您说什么都对,求您把伞剑收回去好吗?邀请您家大小姐的真的不是我!
            姑获鸟深吸一口气,把文案还给了狐之助。“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说着,收起了伞剑。
            眼看着任务就要失败,狐之助急得直扒桌子,却又在姑获鸟的注视下讪讪地停爪。
            但是!为了奖金假期,狐之助跳下桌,紧紧抱住姑获鸟的腿,冒死开口说到“那,那个,请听我说几句!”
            姑获鸟一把抓下狐之助 ,拎着它出了屋,准备送客。
            狐之助的爪子在空中扑腾了好几下也没能摆脱控制,只好急急地叫到:“政府可以让你家小姐正常生活!!”
            听到这话,姑获鸟一惊,忙看向正和萤草玩耍的小姐。见她们并没有发觉什么,才把狐之助扔回房间,顺便锁上了门。
             “说吧,你所有知道的事。”姑获鸟悄悄取出伞剑,准备在不对的时候一招灭口。
             狐之助警觉地向后退一步,却没有点破,老实地将自己知道的事全盘托出:“其实在来之前政府就查过小姐的身份,但结果却出人意料。大小姐是在三年出现的,但这座阴阳寮的阴阳师大人也是在三年前突然离开,据说是现世出了很重要的事,要亲自前往解决。这原本没什么,阴阳师回到现世办事只是件平常的事,平安京也懒得去管。但阴阳师大人一去就是三年,既没有辞职,也没有向上级汇报,只留下一个莫名出现的大小姐,和突然全部六星满级的你们。这只能说明阴阳师大人想把阴阳寮交给未来的大小姐来管,在这之前,你们要照顾好你们未来的新主人。姑获鸟大人,我说的对吗?”
          在狐之助的描述下,姑获鸟轻叹一声,坐了下来。
          狐之助说的没错,她们的大人确实离开很久了。大小姐,是她唯一留下的记号,也是她们的希望。
          “所以?”姑获鸟将伞剑握得更紧。狐之助知道的事太多了,若是告知平安京的那些人,那小姐就危险了。
          不如灭口。
           “呜哇请冷静下来,我还没有说完!”看到伞剑即将飒出,狐之助急忙用爪子抱住头。
          “嗯?”姑获鸟微笑地看着它。
            您别笑了好吧?!我看着很怕啊!狐之助在内心咆哮。但屈于姑获鸟的伞剑,不敢真的说出来。
            “我不会说出去的!政府也有规定要对审神者的身份保密,您可以放心了?”狐之助感到委屈。“而且政府对审神者的种族和出身都没有太大的要求,只要有灵力,并且品行端正就可以入职了,怎么看比平安京的门槛要低吧……”见姑获鸟有些松动的痕迹,狐之助赶紧推销起自家政府的好处。
             “而且政府对全职的幼年审神者开放最好的教育课程,保证比现世的还要好哟!”狐之助继续抛出好处。
              “真的?”听到入职就能让小姐上学,姑获鸟的意志便动摇了大半。
            有戏!狐之助的笑容更深了。“自然是真的,我可以保证!那大人的决定是什么呢?”说着,又拿出了入职合同。“如果确定的话请签名吧!”
           “啧。”瞟了一眼合同,姑获鸟没有任何表态。
           “所以您的选择是?”狐之助继续问到道。
           “我听小姐的。”姑获鸟表示冷漠。
            真会玩!听了姑获鸟的回应,狐之助一脸黑线。谁不知道小孩子听大人的话是自然的事,更何况是个特别听大人话的孩子?只要姑获鸟往小姐那一说,保证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姑获鸟。
            擦完黑线,狐之助继续爬起来战斗:“那您不去和小姐商量一下?”狐之助感觉自己的拐骗技能越发不好用了。
           姑获鸟松开伞剑,往屋外走去。“我自有决定,不劳烦你了。”
           所以呢?算同意吗?狐之助把头探出门,想看姑获鸟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姑获鸟走到樱花树下,抱起滚在地上的小姐,轻轻地问道:“小姐觉得姐姐好还是哥哥好?”
           看到这一幕,狐之助一脸蒙蔽。好好的提什么喜欢哥哥还是姐姐?
           “诶?姑姑为什么要问这个?如果要选一个的话,我还是喜欢姐姐吧。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诶……”小霏雨任着姑获鸟帮她擦去脸上的尘土,思考了好一会才出声。
           听到小姐的回答,姑获鸟莫名一阵愧疚。虽说小姐招小姐姐的体质并不是她的错,但是在这个寮里待了那么久却不能让小姐知道“哥哥”是种什么生物,作为这个阴阳寮的代理妖,姑获鸟还是感觉自己十分失职。
           摘完粘在小姐头发上的草屑,姑获鸟决定继续问下去:“那小姐想不想去上学?”
           “是像隔壁的那几位一样吗?”因为出身问题,小霏雨并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去正常上课。现在被姑获鸟一提醒,眼中又冒出了一颗又一颗闪亮的星星。
            姑获鸟扶着被星星闪到的脑袋,愧疚感再次加深。“小姐可以去上学的,但是要答应姑姑一件事哦。”
            “什么什么?”小霏雨抱住姑获鸟的大翅膀摇啊摇,不停地撒娇。
            “那就是去另一个‘阴阳寮’住几天,哦,那里还有好多哥哥。”本来还有所犹豫的姑获鸟在自家小姐的撒娇卖萌下立刻做了决定,只要小姐喜欢,去哪里都没关系。
            躲在门后的狐之助默默奉上膝盖,没想到姑获鸟才是那个最会骗小孩的,才几个问题对方就上钩了。
            听到有哥哥在,小霏雨立刻妥协了:“我同意!那姑姑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过几天姑姑就带你去,先去玩吧。”既然小姐都同意了,那就去吧。姑获鸟放下小姐,走回屋子。
             门后,目睹了商议全过程的狐之助只想一倒“就,就这样?好容易的感觉……”
           “不然呢,你想如何?”姑获鸟把门一推,狐之助就这样滚了出去。
            “诶呀,还真的倒了呢……呐,合同我放在桌上了,大人签名吧!”知道事情成了,狐之助立刻爬起来,感觉之前收到的压力全部消散。
            姑获鸟拿起笔,刚要签字,却又放下了笔。“你先离开吧,过几天我会亲自到政府去签剩下的合同。”
            戒心太重了吧!刚要欢呼回家的狐之助又焉了下来。但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人家的地盘啊……
           走出阴阳寮的大门,狐之助甩甩脑袋,安慰自己不要丧气。反正合同已经留下了,总会成功的。不成功又如何呢?政府总不能扣它的工资吧。
        
  

与此同时,同样目睹了姑姑和小姐商议的萤草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算了,”萤草摇着手中的蒲公英,继续和小姐玩耍。“要是有人想对小姐不利,叮他就好了。”

来自六星草爸爸的威压。
 ——————————         
嗯,第一次写长篇,我的文笔真的不好吧。但还是厚着脸发上来了,求不嫌弃。

因为本人是婶婶又是阴阳师,想想两家的日常都很可爱就想写一篇集合,文中的婶婶是本人的大女儿(捂脸)。其实标题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就是用女儿的名字随便起的(起名废伤不起)

这篇文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写好它,有不对的地方也会改的。

大概就是这样吧。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