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小墨

热衷于写本丸日常的小透明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2

          距狐之助来访一个月后,姑获鸟终于抱着大小姐出现在了本丸门前。

          为了小姐的安全,在这一个月里,姑获鸟跑遍了政府的所有部门,察遍了关于本丸的所有信息,确定安全后才带着小姐前来入职。

         虽说这是姑获鸟的警惕心可以理解,但却苦了狐之助和所有的部门主任,每天都要被问话和暗中观察。

         现在,姑获鸟敲响了本丸的大门,大家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姑获鸟大人!”趴在门口的狐之助远远的看见姑获鸟往这边走来,立刻起身迎接。等姑获鸟走到跟前时,才道一声:“请大人随我熟悉本丸!”说着,率先跑进了身后的和风建筑。

         走进本丸,姑获鸟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小姐随着狐之助到处转转。

          手合场,马棚,田地,庭院……这都是些再普通不过的场景,当它们按政府的规定组合在一起后却形成了一个有序的生活环境,这一点让姑获鸟很满意。

          “好了,姑获鸟大人,请让小姐选择初始刀吧。”不知不觉,已经转遍了本丸。走回主厅,狐之助拖出了五把打刀,放在桌上,让小霏雨选择。

           “诶?是选第一个哥哥吗?”小霏雨在姑获鸟的允许下仔细地观察每一把刀,看看这把,又放下了。拾起那把,却迟迟不做决定。

         过了好一会,见小霏雨还是没有选好,狐之助只好出声提醒: “初始刀的选择可以不谨慎,毕竟都是些普通的刀,随时能够捞回来。当然,也可以用锻的。”

          “呜……好难选啊……”小霏雨像是没听到狐之助的话,依旧纠结地看着桌上的刀。

           被无视的狐之助无奈地跳上桌,再次提醒道:“选初始刀真的不必纠结,凭第一感觉就好。”

           “啊?你不是说可以锻的吗?我选不好啊,可以用锻刀来决定吗?”小霏雨把头一扭,不再看刀。转身向狐之助请求。

          见小霏雨终于出声,狐之助只想白眼一翻。原来您听得到啊喂!但它作为一只有素质的狐之助,还是要认真为主人解答难题。狐之助一甩尾巴,道:“当然,不能。”

           听到狐之助的回答后,小霏雨的情绪可见地低落了下去。“原来不行啊,那刚刚的问题真是失礼了。”说完,扑进姑姑的怀里求安慰去了。

            抱起小姐,姑获鸟用她宽大的翅膀轻轻地拍着小霏雨的背,安抚的同时有朝狐之助甩去几个眼刀。

           “噫!”狐之助吓得瑟瑟发抖,护崽的姑获鸟真可怕!为了自己的安全,只好屈服了……憋回眼泪,狐之助悄悄地靠近小霏雨,趁姑获鸟不注意,飞快地拽了一下小霏雨的裙摆。

           注意到衣服被扯了一下,小霏雨转过头去,只见狐之助摇着毛绒绒的尾巴,讨好的笑道:“当然,小姐也可以选择先锻初锻刀,再回过来初始刀。”

           听到狐之助的妥协,小霏雨又露出了笑容。接着,往姑获鸟的耳边说了几句,姑获鸟便收起了眼刀,抱起小霏雨走向锻刀房。

            狐之助见姑获鸟走远,才急急地站起身来,撒开小短腿追了上去。

            “等等我呀大人!我还没教小姐如何锻刀呢!”狐之助边跑边喊。

            本以为在没人指导的情况下小霏雨会炸了锻刀炉,结果,等到狐之助跑到锻刀房时,计时器已经挂了起来。小霏雨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

           “姑姑姑姑,这样真的能带来哥哥吗?”小霏雨指着计时器上的剩余时间,一半兴奋,一半疑惑。

           “当然了,这里可只能锻出哥哥,能不能带来姐姐还是个问题呢。”姑获鸟摸摸小霏雨的头,和她一起等待。

           “……又被无视了啊。”狐之助停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还真不知道姑获鸟对它的敌意是从哪来的。

           于是,狐之助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等屋内温馨的气氛淡了一点时才进去。“小姐,给你。”走进门狐之助叼出一张加速符,放到小霏雨手上。“这张符可以帮助刀剑瞬间成型,快贴上吧。”
          
           “谢谢。”小霏雨接过加速符,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贴了上去。

“如果真的能让哥哥立刻出现,我希望是个能和我一起玩耍的哥哥。”望着贴了加速符的计时器,小霏雨合十双手,说出自己的期望。

        加速符在计时器上立刻生效, 一朵半开的樱花落到水面上,召唤出的花雨带来了一个橘色长发的付丧神。

         “我叫乱藤四郎,你,要和我一起……诶诶主上你怎么了?!”站在花雨中的付丧神才介绍了一半,就看见自家主上一脸委屈还努力地保持微笑,担心之下跑出了花雨的范围。

         小霏雨懵懵地站在原地。等等,说好的哥哥呢?

         一旁的姑获鸟用翅膀扶了一下额头。真是……小姐这毛病估计没救了。

        叹上一口气,姑获鸟上前拉开了在小姐眼前晃来晃去的付丧神。“你叫乱藤四郎是吗?那个,小姐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先去休息吧。”说着把乱带到了门外。

        回到房间,姑获鸟拿出了更多的资源,安慰自己的小姐道:“不气不气,这很正常,初锻刀是乱很正常,我们换一种公式试试?”

         小霏雨抬起头,总算平静下来。接过姑获鸟手上的资源,加上灵力后塞进了炉子。

         二小时三十分

         围观的狐之助瞪大了眼。第二把就是大太刀也太欧了吧!为了看看小霏雨欧到了何处,狐之助又奉上了一张加速符。

          还是一阵樱花雨飘过,不过出现的付丧神不同。这次,是一位身形较为高大的刀剑。
         
          小霏雨努力地踮起脚,想要看清这次的哥哥是什么样的。

           樱花散尽,一身和服,戴着花魁头饰的付丧神出现在视线中。

           “你好~我是美人次郎哦~”

            “……”小霏雨沉默了。
         
           下一秒,姑获鸟怀里钻进了一个团子。
         
            “呜呜呜呜呜哇——”(不是说好都是哥哥的吗——)小霏雨委屈的蹭着姑姑。
  
           姑获鸟也一脸黑线。小姐的毛病还真是发展到了一种神奇的境界……

           小霏雨不停地蹭,姑获鸟也只好不停地哄,等到小姐再次平静是,次郎早已半醉在角落里。

           “算了,小姐,先送哥哥回去吧。”姑获鸟扶起了次郎,对小霏雨点头。

            “好的。”接受了事实的小霏雨拉开了门,带着乱先回主屋去了。

            看着小姐走远后,姑获鸟尽力的把次郎拖出房间。

           好沉。

           话说大人您给小姐遗传了个什么神奇的血统啊!姑获鸟只想对着天空大喊一声。虽然大人并不能听到。



锻刀房里

        “又被无视了呢。”狐之助无奈地摇摇头。

——————————————————

天哪终于写好了 ,感觉自己是条咸鱼了。

文笔依旧渣渣渣呢。

更新慢到怀疑人生。

还有,小霏雨的毛病就是特别招小姐姐大姐姐 ,做阴阳师的时候这样,做审神者也是这样。

就这么设定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