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小墨

热衷于写本丸日常的小透明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3


        讲真,姑获鸟从未见过像小霏雨这样又欧又脸黑的审神者。

        自那次初段之后,小霏雨在刀匠的指引下又进行了几次锻刀。本以为锻出像女孩子的刀只是个以外,却没想到这种“意外”是真实的。

       不管是all350还是all650,都只能锻出胁差,大太和短刀。而且只出鲶尾骨喰,小乱次郎。

       握着刚锻出来的胁差,小霏雨再次往姑姑怀里一钻。

       姑获鸟叹了不知道第几口气,安慰着接近崩溃的小姐。

       “好了好了,锻刀也是随缘的,小姐不必太过在意。”姑获鸟轻声哄道。

        “可是,我就是想要个哥哥呜QAQ……”小霏雨抬起头,湿漉漉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姑获鸟。

        姑获鸟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

        为了哄好小姐,姑获鸟思考了一下,问道:“小姐还记得要选初始吗?”

         “嗯?记得呀。姑姑要做什么呢?”小霏雨继续蹭着姑姑。

        姑获鸟取出一张不知从哪里得来海报,递到小霏雨面前,指着纸上的五个付丧神道:“看,初始刀里都是哥哥,至少小姐可以认得出来。如果小姐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召唤。”

         接过海报,小霏雨盯着那五位付丧神看了许久,手一垂,海报掉到了地上。

          “就算有海报也选不好呜……”小霏雨继续躺在姑姑的怀里撒娇。

          姑获鸟看着小姐像猫咪一样赖在自己怀里求摸摸的样子,只好无奈地笑笑。

          捡起小霏雨掉在地上的海报,仔细地看完每一位刀剑男士的自我介绍,又结合狐之助的推荐分析,姑获鸟圈出了几个认可的名字。

          “既然小姐选不好,那姑姑就替小姐做决定好吗?”姑获鸟收好海报,扶起了不肯起来的小霏雨,问道。

           见姑姑愿意帮忙做决定,小霏雨自然乐意,当即在姑获鸟的脸上吻了一下。“谢谢姑姑,姑姑最好了!”小霏雨摇着姑获鸟的大翅膀,满脸笑意。

          姑获鸟摸了摸被吻到的地方,轻笑一声。任着小姐在自己身边到处乱跑,姑获鸟用另一只翅膀发出了召唤。

         不一会,狐之助拖着三把刀剑出现在了本丸门口。

         喘着粗气,狐之助敲响了门铃。  三十七度高温还要工作,它现在大概是只假狐了。

        房间里,听到有狐敲门,姑获鸟拿出一把折扇,推开门递给狐之助,然后拿走了三把刀,关门。

        狐之助:……

        是让它自己打扇的意思么?

        回到桌子前,姑获鸟将三把刀整齐的摆在桌上,牵着小霏雨做最后的决定。

        “小姐你看,姑姑选好的都在这里了,现在小姐只需要随手拿一把输入灵力就好。”姑获鸟摸摸小霏雨的头发,指着桌上的三把刀说道。

         小霏雨点点头,闭上眼,伸出手,碰到第一把后输入了灵力,直到感觉樱花扑在脸上后才睁开了双眼。

         花雨中,一名披着白色被单(误)的付丧神缓缓转过身来。

         “我是山姥切国广,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也是在介意我是仿品吗?”他这么介绍自己。

        小霏雨抬着头细细打量着新来的哥哥。

       嗯……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皮肤很白,脸上却没有微笑。很漂亮嘛。但是……有点不对?

      小霏雨揉揉眼睛,继续盯。

      “唔……”山姥切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一把扯过被单遮住脸。“请,请不要这样看着我……您是在在意我是仿品吗?”

      “嗯?”被山姥切这么一说,小霏雨才回过神来。“没有啊,只是……我要叫你什么呢?”

       山姥切一愣,松开了被单:“什么?”一不注意,被单落到了地上,整把刀便露了出来。

       当姑获鸟看到他的全身时,总算明白了小姐的意思。

        他一头金色长发,与发色相同的睫毛比海报上的长了好。服装到是没变,但因为体型的变化而显得的大了些。当然,与海报上最大的不同就是有,胸!

        很明显,这就是个女孩子啊!

       于是,狐之助被姑获鸟黑着脸“请”进了屋。

        “我需要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面对狐之助,姑获鸟不客气地拿出了伞剑。

       “不,不是,这不关我的事啊喂!”狐之助看到姑获鸟用伞剑指着它,急忙抱住了头。

        “那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姑获鸟轻轻擦试着伞剑,一脸阴沉。“不是说刀剑全部男性化吗?那山姥切是怎么回事?”
        
        “这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刀剑男士一出生就转性的情况啊!”狐之助真觉得它来错了时间。

        “嗯?”姑获鸟勾起嘴角。

       “呀呀!我会向上级报告的,一定会有答复的。那,那就失礼了 ,我先走了!”见姑获鸟就要出招,狐之助吓得一溜烟,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切,跑得真快。”姑获鸟看了一眼窗台,收起了伞剑。不知道小姐会怎样伤心呢。

      摇摇头,刚要去安慰小霏雨,却听到小霏雨和山姥切谈话时欢快地笑声。也许是与小姐靠的近了,山姥切的声音也变成了女声。

       “明明很好看为什么要遮着脸呢?”

        “请不要夸我好看。”

         “哥哥是在害羞吗?”

         “没有,还有,不要叫我哥哥。”

          “就是在害羞嘛,嘻嘻,那就夸你可爱好吗?”

         “……不好。”

         “嘻嘻……”

         ……

       嘛……看起来不需要安慰了。姑获鸟却莫名的心酸。

      “小姐开心就好,只是要委屈山姥切做几天女孩子了。”

——————————————

嘿嘿,转性的被被真可爱。
此文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小小的高兴一下。
(期待争宠日常)(误)
      
      
其实我也不想短小的说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