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小墨

热衷于写本丸日常的小透明

【阴阳师×刀剑乱舞】雨雪霏霏(番外0.5)

        才第三章就卡文,我也很绝望啊。

        关键是第三章要修过才写得下去……

       那就先放个番外假装自己更新过了,躺回去慢慢改吧(咸鱼躺)(我也不想第三章就放番外摸鱼啊)

      姑获鸟的视角,姑获鸟的过去

      如果ok的话就开始吧。


       我是姑获鸟,这个阴阳寮的主力之一。

       平日里,除了和大家一起完成大人发布的日课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是大人特别给我布置的。

       就是随着大人去熟悉现世。

       我知道平安京对大人来说是另一个世界,但这个世界相对现世来说,虽然少了些东西,却不比现世差。

        所以我并不明白大人的用意。

       但是这是大人的要求,我无法拒绝。于是,每当日课完成后,我便会随着大人到现世去转转。

        忘了说,那时大人其实还是个国中生,在通过考核后已经是高二的学生了。

        我知道,现世的学习生活是很忙碌的,特别是像大人这样年纪的学生。可大人却是个静不下心来的主,趁着高二的生活还没有高三那么抽不出身时,赶紧跑到平安京来报了名。最后还成功入职了。

         当然,阴阳师也不是个容易的职业,先不说封印妖气有多么困难,光是讨伐八岐大蛇就能让大人累得站不起身。好不容易过了一关,只要稍加一点难度,大人又会在原地倒下千百次。至少在我来到这个阴阳寮之前,一直是这样。

         不过,就算再苦再累,大人也从不抱怨,从来都是笑着向我撒娇,说着大蛇又欺负她之类的一些小事。 大人是很要强的。

         除了要强,大人也是个愿意坚持的人。记得那时有很多阴阳师因为某些问题,或许是召唤不到喜欢的式神,又或许是受不住工作的劳累,都纷纷退出了平安京。但是大人不一样。就算召唤不到更高级式神,就算昨天不知第几次倒在大蛇面前,今天也能依旧笑盈盈的做着任务,从未提起过要离开。

         我曾问过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她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真诚。

        她说,她舍不得我们。

        记得雪女听到这话时,冰冷的表情有所松动,三尾狐更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舍不得离开,是她对我们的依赖,也是给我们的承诺。

         那次提问后,或许是为了守住承诺,大人工作更加认真了。随着等级的提升,在大人的努力修炼下,终于凝出了属于自己的灵体。不是从外界而来,完完全全,由大人创造。

         看着那点微弱的白光,大人笑得比觉醒了山兔还要高兴。

         “姑姑,你看!”大人激动地跑来,将它举到我眼前,向我邀功。

         我细细地观察着这个小小的光点。它很活跃,在大人的手心里乱窜,时不时发出一闪一闪更亮的光线。

        真是,还没有意识就与大人那么相像,等成型了估计是第二个大人。

        我轻笑一声,摸摸大人的头,给大人一个鼓励:“真棒,等它成了形,寮里又要热闹了。”

         “嘻嘻,有姑姑在,再闹的寮也能管好。”她摇着我的翅膀撒娇。

        “那就好好养着吧。”我带着大人走到樱花树下,看着大人为它收集灵力。

        “嗯,我一定会把它养到长大的。”大人抬起手,用灵力将光点围住。“它一定是个可爱的孩子。”

        就这样,大人的日课里多了一项新任务 ——为灵体收集灵力。做这份工作时,大人总会一脸认真。很快,寮里的式神都知道大人养了一只灵体。

       在知道的同时,大家也有猜测,这个灵体会长成什么模样。一时间,寮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然而大人对此并不知情,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随着灵体渐渐长大,有些式神还会在大人走开时,爬到树上去看看灵体成长到了哪一步。

       时间就在这期待中飞快地溜走了。

       大人升到了高三。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要去努力学习了,回头见~”  开学那天,大人背上书包,对着我们笑了笑,走向了学校。

       我们目送着大人离开后,都在纸上写下了希望大人早日归来的愿望。

       但高三的生活真的很忙,为了让大人跟得上节奏,大人的父母在周末给大人报了补习班,把大人唯一能来看我们的时间给占了去。

       我们的愿望离实现又远了一步。

       失望之余,大人时不时寄来的书信又给了我们希望。

       那是大人在空闲时间写的。信纸记录了些大人的生活琐事,还有对学习压力的小小抱怨。语气和向我撒娇时相似,却又有些不同。

      “或许是太累了吧。”我这么想着,默默为大人许了一个学习顺利的愿望。或许大人的成绩好了,就有空回来看看了。

       我把写着愿望的纸挂到了树枝上。

       系好纸片,我跳下了树。抬头望去,树上的纸似乎比以前多出了不少。看来,为了大人能够早日回来而去许愿的式神不止我一个。那就用心地继续祈福吧。

       说起来,大人放在树上的灵体已经有了人形吧?听山兔说,它长得有点像大人小时候。

        那真不错,大人听了估计又会说着些什么孩子就是要像阿妈的话了。

        我望着系满了愿望的樱花树,继续等待。

       但是,大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就连寒假也没有回来看看。

       等了大半年也不见主人出现,寮里一些小妖怪在完成日课后总会向我提问大人的去向。她们看向我时,眼里总会向流露出一种深怕被抛弃的神情。

        可我又何尝不是这样?为了安抚她们,我只能对她们说,让她们再等等。而她们,也是懂事的孩子,在明白我的困扰后不再来提问了。

        我们就这样等着,凭着大人给我们的那个承诺,坚持着。

        转眼,又是半年。

        大人对我说过,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一大群学生要通过一次考试,来决定自己今后的命运。今年,轮到大人了吧。

        要为大人祈福才行。我集齐了所有的式神,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们。樱花树下,当我提出这个消息时,大家都是一脸紧张,好像要参加考试的是她们似的。虽然事后三尾狐告诉我说我才是最紧张的那个。

         于是,在大人走后的这一年里,大家进行了第一次较为热闹的活动。

         因为没有多余的灵力,我们只好写在纸上。不过在看到樱花树上已经积累了几百张许愿的纸后,只好打消了再往树上挂纸的念头。

        最后,我们的祈福只好都写在同一张纸上。

       “没办法了,不知这样能不能达到祈福的效果。”雪女拿着那张写满祝福的白纸贴在了树干上,没有表情的脸上还是一片冰冷。

       “只能这样了,我也无能为力,除了拆去几个希望大人回来的愿望。”三尾狐靠在一旁的墙上,和我一样无奈地摇头。“要是真拆了,估计那些小妖怪又会眼泪汪汪的。不过……姑获鸟,你有什么看法吗?”三尾狐突然看向我。

       突然被点名,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等我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大家都盯着我看。

      三尾走到我面前,皱着眉头问到:“你不会真的没意见吧?”

       怎么会啊!给大人的祈福都写得那么随便,我怎么
可能没有意见!但是我们做都做好了,提意见也没什么用的。这样想着,我开口道:“说不定有特殊的效果也没数,先贴着吧。”

         “好吧。”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大家只好同意暂时贴着那张草率的纸。

         不过,它还真的为我们带来了特殊的作用。

          大人回来了。

          当我们把那张纸完全贴好时,一股熟悉的灵力突然出现在院子里。

           触碰到灵力波动,我勾起了嘴角,先跑到了门口迎接大人。
     
       离门口还有几米远时,我看到了大人的身影。蓝色的襦裙,浅黄的披肩,和平时坐在院子里完成日课时的装扮一模一样。

       看到我,大人露出了笑容,往我怀里一扑,蹭个不停。

        我静静的任着大人乱蹭,大人一定是在现世受了什么委屈,才会这样撒娇。

         蹭了好一会,大人才抬起头来看我。第一句就是“对不起,姑姑,我想你了。”
  
       看着大人快要哭出来的脸,我伸出翅膀,一把揉住。“没什么好道歉的,我们都知道,大人有自己的难处。”
         
        “真的?”她似乎不太相信。我只好先将她领进了院子。

        当大人踏进庭院时,式神们全围了上来,诉说着重逢的喜悦。

       但是这次,大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冲进式神堆里和式神们谈笑,而是缩回我身后,不住地道歉。

       我感到奇怪,但又不好直接提问,只好让式神们散开,带着大人回到房间里。

       泡好茶,我倒上一杯,递给她。等到她情绪稳定下来后才问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问完后,我看见她的肩膀僵了一下,才听到她的回答:“我忙着现世的事情,一年多没回来看过,以后还要接着忙,我觉得对不起你们。”说着,低下了头。

        原来是这样吗?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并不需要道歉呢。我笑笑,摸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的哟,大人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我们能够理解。”

        “诶?”她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姑姑不怪我真是太好了!只是……我还要回去继续学习,又有好久不能回来了。”笑容过后,失落的表情再次出现。
 
       “没事的。只要大人还记得有这个阴阳寮的存在,我们就满足了。不过现在,大人是不是该去安抚一下想您的孩子们呢?”我捂住嘴笑道。

        “啊!是诶!”惊呼一声,她赶紧起身,往主屋跑去。

        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我无奈地摇摇头。果然,大人还是个孩子呢。

        嗯,不知大人还记不记得她养在树上的灵体呢?我也站起身,走到院子里,去看望被遗忘了好久的灵体。

        爬到树上,第一眼就能看见它在枝头晃动。真的如山兔描述的那样,它的轮廓和大人有几分相像。

       它看见我向它靠近,赶紧扑过来,蹭蹭我。真是越来越像了。只是它的身形还较为模糊,大概是缺少灵力的关系吧。我接住它,笑着看它撒娇。要是大人看到她的灵体这般模样,不知会怎么想。

——————————————————

   诶呀好气啊写个番外都写不完,都那么多天了。
   老家没网好绝忘啊。
   关于这篇番外,因为是姑姑的视角,但正文是刀剑主场,都不知道要贴什么标签,只好厚着脸把两个都贴上了。
    至于正文也会快点放出来的。不过……这番外什么时候填坑就是个未知数了。(薛定谔的坑,薛定谔的我)

最后还是那句,文笔渣,求不嫌弃。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

热度(8)